星期五, 19 4 月, 2024
spot_img
主页品牌设备时尚纺织服装如何走出“智造”新路?

时尚纺织服装如何走出“智造”新路?

舒普智能发布服装数字化工厂整体解决方案;申洲国际在展会现场大秀“智能制造”转型成果;瑞晟智能进军数字孪生领域,逐步形成智能吊挂、智能立库、RGV等纺织服装企业自动化、智能化生产的闭环……在2023宁波时尚节暨第27届宁波国际服装节上,宁波企业动作频频,释放我市纺织服装企业加快自动化、智能化转型的强烈信号。

DSC08968.JPG智能吊挂系统已在不少宁波时尚纺织服装企业落地。

一条倒逼的“智造”之路

为何越来越多的服装企业开启“智能制造”转型之路?

这背后是“直播+电商”的倒逼以及消费模式的转变。

2016年,淘宝、京东等传统电商开始探索“直播+电商”新模式,到了2020年,直播电商GMV(商品交易总额)已突破1万亿元,今年更是有望突破4万亿元。

直播电商的兴起、物流体系的完善,让中国消费者“所见即所得”的时间差进一步缩短。

在直播电商行业“狂奔”的同时,消费升级让消费者的需求日趋个性化、多元化。改变,意味着产品供给必须随之调整。

DSC08913.JPG自动化设备让时尚纺织服装企业生产更加便捷。

在宁波市服装协会秘书长毛屹华看来,相较于过去服装企业提前半年规划产品款式,再进行大规模生产、备货、销售的传统模式,如今,服装企业的生产方式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目前,服装企业接到的订单,大多是按照小批量的服装先上架,然后根据市场反馈再追加返单的模式,将一件衣服从设计到上架的时间大大缩短。

这种多批量、小数量、快交付的服装生产模式,在行业内被称为“小单快反”。

“服装款式增多,服装面料从颜色到材质也变得更加丰富。当这一切变化传导到生产环节时,企业批量生产的难度不断加大。”毛屹华说,对于服装生产企业来说,纺织服装的生产涉及排版、制版、裁剪、车缝、后道、检验等多个步骤,“如果还是依靠传统的手工打菲和人工统计,不光效率低下,而且极易出错,这就会带来工厂产能不平衡、订单延误等后果”。

加上人工成本的不断增长,自动化、智能化转型已成为不少企业“活下去”的必修课。

DSC09183.JPG宁波需要引导更多中小企业完成生产方式的变革。

一颗不断探索的决心

在宁波国际会展中心1号馆内,申洲国际今年带着智能工厂的转型成果亮相宁波时尚节。

申洲国际智能工厂负责人谢志聪介绍,随着“小单快反”生产模式渐成主流,时尚纺织服装企业的自动化、智能化转型已迫在眉睫。

怎么转?谢志聪的答卷是,因地制宜,制定适合企业发展的自动化、智能化转型方案。

以申洲国际为例,该企业自2015年起,便开始进行大规模自动化、智能化改造。从点到线、由线及面,以分批推进的方式,企业逐步走出了一条符合自身发展需求的智造之路。

“如果将时尚纺织服装企业的生产分成缝制前、缝制中、缝制后三个重要环节,中小企业可先行关注自动化、智能化改造技术相对成熟的缝制前以及缝制后的环节。”谢志聪说,比如通过立体仓库的建设,提高企业包装运输的效率;更新自动裁床等自动化设备,降低人工成本等。

DSC09088.JPG纺织服装产业是宁波未来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点之一。

“宁波智能制造起步较早,一批龙头企业的自动化、智能化水平已走在前列。”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说,但与龙头企业相比,量大面广的中小企业,自动化、智能化改造仍有待提升。

不久前,宁波成功入选首批国家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试点城市。其中,服装产业是宁波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点之一。

“宁波应引导年营收在4亿元以下的规上企业‘应改尽改’,引导规下企业‘愿改尽改’。通过先试点,再打造样本,最后全面推广的模式,让智能制造的‘春风’加速吹向纺织服装领域里的中小企业。”在市智专委主任陈炳荣看来,宁波要统筹推进相关试点工作,准确把握宁波“1+1+N+X”数智化改造基本框架,促进中小企业数智化改造试点工程服务总包商、云服务总包商以及咨询培训服务总包商的融合发展,加快培育发展总包商联合体。

    分享到:
热荐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
速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