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26 6 月, 2024
spot_img
主页时尚专家专栏海外品牌集体回归创佳绩,上海时装周释放了哪些信号

海外品牌集体回归创佳绩,上海时装周释放了哪些信号

时隔三年,申城街头再次挂起上海时装周的道旗。在新天地、外滩源、800秀附近,72场官方发布会引燃时尚热度,众多潮人齐聚一堂,在长枪短炮的镜头中留下久违的倩影。

秀场之外,大大小小的showroom散落于城市各处,迎接回归常态后的第一轮订货会。告别疫情期间看图下单的窘境,从各地赶来的买手们得以与服饰近距离接触,与设计师面对面交流。整个订货季捷报频传,无论是官方平台MODE展还是合作showroom,人流量显著增长,成交额普遍回到疫情前水平,行业重拾信心。

图/MODE展

上海时装周之前,中国面孔已强势重返四大时装周。最先登场的纽约时装周和伦敦时装周有10个和14个华人设计师品牌参加,在米兰时装周和巴黎时装周走秀的品牌则有6个和9个。它们在国际舞台上快速成长,有的是3年来首次出海办秀,有的是新品牌厚积薄发。

从国际回归本土,经历过去3年的滞缓,中国新生代设计力量奋力觉醒,他们带着沉淀后的思考再出发,与成熟的、有声量的品牌共同碰擦出这季上海时装周的复苏景象。第一财经采访多个设计师、品牌、showroom,观察新一季的行业变化。

海外品牌回归

首次登上纽约时装周的设计师品牌Zimo,去完巴黎的订货会后又回到上海,出现在陕西北路何东旧居的not Showroom。身处同一空间的还有RUI,作为首个入围LVMH Prize决赛的中国设计师品牌,它刚在巴黎时装周发布23秋冬系列。

图/not Showroom

蛰伏三年后,海外品牌集体回归,成为本季上海时装周的一大亮点。它们普遍带着更大的野心,希望在行业复苏的第一时间,得到市场认可和青睐,拿下更高价值的订单。

时堂是上海时装周的官方合作showroom,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过多次展会。今年,其观众人次创新高,进入“千万俱乐部”的品牌达到25个,“百万俱乐部”的品牌也有9个,也就是说,这些品牌在单个订货会上就达成了百万甚至千万元的订单。而3月以来,北京、广州、厦门等地时装周先后揭幕,打造时尚消费的联动效应。

图/03AM 柃参

时堂的数据显示,本季海外品牌和海归设计师品牌占比约10%。作为首次参展的新品牌,去年初创的03AM 柃参意外斩获千万元订单,其主理人曾在The Row担任设计工作,善于利用廓形打破传统着装规格,男女共穿款很多。创立于纽约的包袋品牌CAVANA也是初次参展,以轻奢的价值、简约品质的设计风格打动买手下单。

多个showroom迎来海外品牌阔别中国三年后的首次回归。坐镇西岸艺术中心的Ontimeshow本季吸引超过2万观众,海外配饰品牌ALP JEWERLY第一天就接洽了70多个买手,打消了对市场的怀疑和不自信,“买手的目的性更明确”。与 Ontimeshow合作超过5年的法国腕表品牌FOB PARIS,本季则收获一批新的买手客户,主要集中在华中、北方以及西南地区。作为2012年成立的潮牌腕表,它如今已入驻巴黎春天、老佛爷等知名精品百货,在潮流腕表消费中占据一席。

图/FOB PARIS

多次参与MODE展的瑞典设计师Charlotta Gandolfo本季带来多个王牌真丝系列,摩登华丽的风格俘获了一批买手店和消费者。她擅长在特殊处理的真丝上做出独特的裁剪,让这种娇贵的面料呈现出包容性。“一开始,我只是供应商的小订单,现在我是它们最大的客户了。”她表示,“在庞大的服装市场面前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,但最终优秀的设计师能生存下来,糟糕的会被淘汰。”

刚走过20周年的上海时装周,曾孵化出大量有创意、有风格的设计师品牌,它们在商业创新上不断摸索,推动着整个中国时尚产业向前迭代。not Showroom主理人张樱相信,这个市场没有饱和这一说,“真的饱和会淘汰很多东西,然后又会有新的冒出来。品牌一定需要多样化,如果大家都买一样的品牌,也不是良性。”

行业回暖尚需时日

时尚业新旧更替之际,海外买手也重新现身各个showroom,挑选适合本土市场的作品。

刚在米兰时装周发布秋冬首秀的羽绒服品牌Raxxy,受到多位海外买手的看好。设计师沈威廉从数学跨界时尚,为羽绒服增添艺术廓形,比如创作第一季作品时就拥有了一项发明专利——剪纸雕塑工艺。“他的设计和配色很大胆,不走寻常路,无论设计本身还是面料上的专利都有很大的突破,在国内也比较少见。”新加坡YOURS买手店买手陈诗韵表示。

图/Raxxy

无论是创新技术还是创意主题,中国设计师对潮流时尚多元化的表达方式,给这季海外买手留下深刻印象。不过,深耕本土市场的LABELHOOD平台采购总监Jillian Xin感觉,这一季设计师品牌相对不太愿意冒险,作品在商业方面的转向会更明显一些。“对设计师来说坚持原创性、凭借创新脱颖而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。”

在中国创业的Charlotta Gandolfo对此深有体会。2008年她来到中国旅行,之后常住上海并创办同名个人品牌。她出身艺术和珠宝收藏世家,祖父很早就往来亚洲从商,积淀了独特的异域审美,帮助她熟悉并贴近中国市场。“有一款连衣裙调整了20多次,工厂一度都不想接了,但我没有放弃,现在它的出货量很大。”丝绸材质、别致印花、包容性剪裁以及一衣多穿的理念,清晰的定位让这个新品牌快速成长,平稳度过疫情冲击。

图/LABELHOOD

某种程度上,设计师、买手与showroom的共存关系,本身就折射了消费市场的需求和变化。与海外市场接轨后,买手行业的相当一部分预算势必流入四大时装周上的海外品牌,本土市场将不复疫情期间的繁荣气象。

零售端早已感知到变化。从去年下半年起,无论是品牌还是买手店,都被迫卷入打折清货的行列,以减轻库存压力,回笼资金。本季订货会上,showroom的起订量普遍提高,“有的甚至要求拿货100万元起,几家一起分才能消化。”一位匿名的业内人士表示,showroom经历高速发展后,逐渐暴露库存压力,“像是堰塞湖,很难一下冲开”。

图/DFO

DFO showroom主理人Meimei介绍,买手店的库存范围,其实就是去年预估的春夏跟秋冬商品的库存量,“去年运营都很难,假如买手店去年囤了三五百万元零售价格的货品,然后滞销的话,库存就会占里面很大的一个比例。”

行业回暖尚需时日,距离全面复苏还有一段时间。Meimei还观察到,这季大家都要积极拥抱电商,很多店铺都在同步运作线上销售,积极响应市场回暖的走势。

文章来源:第一财经

作者:沈晴

责编:李刚

    分享到:
热荐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
速览